養身資訊網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方遠新聽了大喜過望

”方遠新心中一片冰涼,他知道雍王一句謊言也沒有,難道只能把少主送到長安來么?

徵信  雍王同情的看了他一眼,又接著說道:“唯今之際,本王倒有兩個法子,一個是本王暗中向父皇稟明此事,父皇或者會徵信默許這個孩子到長安治病,可是這樣以來,姜侯爺必須得作一些讓步,或者就是表兄想法子把侄兒送到長安,瞞過他人耳目,到時候若是一切順利,侄兒就可以自由回去東海,可是我不妨直言,如今長安各方勢力錯綜復雜,本王不敢保證能夠始終消息不會外泄。”

方遠新想了半天,道:“末將會盡快通知主上,請他決定徵信,如果有什么消息,還希望殿下能夠不吝相助。”

雍王笑道:“我和貴主上乃是骨肉至親,怎會相害,只要侄兒來了長安,本王絕不會撒手不管的。夜已經深了,本來我該留你的,可是你也知道如今本王事事都得避嫌,我會派人徵信送你出去的。”

方遠新下拜道:“多謝殿下,不論事成與否,末將和主上都會感謝殿下的這番心意。”

李贄嘆息道:“這也是時機不巧,有些事情我不說你也知道一些,本王徵信實在是不能讓江司馬遠行的。”

方遠新心道,如今你們兄弟爭奪皇位爭得你死我活,江哲又是你這般看重的心腹,也難怪你不肯放行,更何況這個江哲身體也太差了,我們這里說著話,他都快要昏倒的樣子。

就在方遠新要告辭的時候,我出聲道:“方將軍等一等。”說著我從剛剛溜出去一趟的小順子手中接過徵信兩個玉盒,懶洋洋的道:“胭脂玉這種海蛇我只是聽說過,所以必須看過傷勢才能醫治,可是我也不能讓方將軍這樣空手而歸,這里有兩種藥物,一種可以救治大部分常見的毒藥,效果很好,至少可以不讓令少主毒氣攻心,另一種藥物每日一粒可以讓人沉眠昏睡,卻不會因此傷害人的身體,這樣就可以讓令少主不必每日苦痛難耐。”

方遠新聽了大喜過望,道:“末將代我家少主多謝江先生慈悲。”他想到能夠暫時減輕少主的病痛,已經是難能之喜,故而千恩萬謝的接過藥盒。

我笑道:“這種藥物原本是我自己使用的,只因我傷愈之處,傷口疼痛搔癢,難以入眠,所以特意配了這種藥物,沒想到效果十分好,只是配制起來十分麻煩,而且這種藥方不能外泄,要不然我就寫一張藥方給你了。”

方遠新離開之后,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問道:“殿下,可是發生了什么大事么?”

李贄這才想起自己原本要說的事情,苦笑道:“今日晚上,父皇受到一份諫章,彈劾裴云帷薄不修,有失孝道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